神行天地 意融九州——甲辰说“龙”_查甜心包養網中国网

【光明书话】

作者:萧放(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典籍文字研究中心教授)

甲辰龙年,是中华民族的生肖年。“龙”这一图腾,将海内外华人的情感紧密地联系在一起,是中华民族承续千年的精神力量之源。“龙”自何来,在典籍中有何形容,其演进与流布历程若何,所代表的中华文化象征为何,在新一轮生肖龙年到来之际,似乎又有了重新说道的理由。

龙形剪纸资料图片

十龙图卷局部(宋)陈容绘资料图片

《雍正十二月行乐图》之《五月竞舟》(清)郎世宁绘资料图片

玉龙凤纹佩(明)资料图片

司农之神

《管子·水地》曰:“龙生于水,被五色而游,故神。”神游天地,主司雨水的龙,是中华民族的生存保护神。

由于我国位居面向海洋敞开的东亚大陆,受太平洋环流带来的季风气候影响,宜于作物生长。因此,中国人很早就选择了以农耕为主的生计方式。考古发现,中国农作物的栽培有长达万年的历史。农业生产春种秋收,靠天吃饭,充沛的雨水是农作物生长的保障,同时雨量也须有节制,防止洪涝灾害发生。在人类力量幼弱的时代,靠天吃饭的先民,敏锐地观测到雨水来自东南亚的季风。为了农业的丰收与生存的安定,先民们便幻化出能屈能伸、能上能下、兴云布雨的东方神龙之象。

那么,神龙是何模样呢?《管子》说龙“欲小则化如蚕蠋,欲大则藏于天下,欲上则凌于云气,欲下则入于深泉”。而《说文解字》不仅描述了龙的形体变化,而且记录了龙的运行规律:“龙,鳞虫之长,能幽能明,能细能巨,能短能长,春分而登天,秋分而潜渊。”龙是变化莫测的时间之神与农事之神,《易·乾卦》曰:“云行雨施,品物流形”“时乘六龙以御天”。

除典籍中的记载之外,考古发现也屡次证明龙为上古先民崇拜的圣物。从辽河流域红山文化的猪龙,到黄河流域龙山文化陶盘上的彩绘蟠龙、偃师二里头遗址发现的绿松石龙,以及江南良渚文化的龙首玉镯,我们都能看到上古时代南北地区的龙神信仰。

龙在古代文献中很早就有记录。殷商甲骨文中已经出现“龙”的象形字,甲骨卜辞中多见龙与雨水的记载。在传世文献中,龙最早见于《左传·昭公十七年》“太皞氏以龙纪,故为龙师而龙名”这一记载。上古太昊伏羲,不仅是传说中的“长头修目”“龟齿龙唇”及人首蛇身呈“龙状”,而且属于春天之神,号称“春皇”,也是上古历法的开创者。他重视历法制订,《周髀算经》中有“伏羲作历度”的记载。他以天象中东方苍龙七宿的升降位置作为观测季节变化的标志,以黄昏时分天角星在东方地平线升起作为新岁的开始,这便是所谓的龙星纪年。

《汉书·律历志》云:“伏羲画八卦,由数起。”八卦最先可能是用来测度天时的历法。乾卦六爻,被视为季节变化的符号,称为“六龙历”,即“时乘六龙以御天”。六爻历中——初九“潜龙勿用”象征阳气在下,龙角尚未出东方地平线;九二“见龙在田”表示龙星已经显现在东方地平线上,阳光温暖,文德光耀;九五“飞龙在天”象征到了最好的季节,人事也达到最好的状态。

太昊伏羲时代基于天文观测与农事需要而形成崇龙的原始信仰,以东方苍龙在天空的升沉变化作为标示季节的依据,同时也将官员系统以龙命名,这的确有人类学所述图腾制的特征。由此我们认定,龙为古代华夏族的图腾是有道理的。学者冯时说龙的原初形象就是东方七宿构成的形象,中华民族对巨龙的崇拜,事实上是对东方星宿的崇拜。

首领之形

在神话历史化的汉、魏,龙与上古部落国家首领密切关联。伏羲、神农、炎帝、黄帝、尧、舜、禹等上古人文先祖,无不与龙有着切近的联系。有的形似,如“伏羲龙状”,黄帝“龙颜有圣德”。有的直接成为龙的传人,如神农母亲女登“有神龙首,感女登于常阳山,而生神农”(《河图稽命征》)。还有的有御龙之力,如《论衡》卷第六记载“禹渡于江,黄龙负船”,再如昆仑山上有弱水而“非乘龙不得至”。除此之外,不仅有神龙负河图给伏羲、黄帝的传说,还有以龙为旗,黄帝五旗、东方青龙旗、中央黄龙旗等记载。

由此可见,龙在上古社会是普包養遍的崇信对象,而且与部落国家首领人物紧密关联。“龙”这一符号的传播,为中华民族文化认同的牢筑提供了重要的依据与心理基础。

汉代王充在《论衡》中说:“世俗画龙之象,马首蛇尾。”宋代人说龙有“九似”:角似鹿,头似驼,眼似鬼,项似蛇,腹似蜃,鳞似鱼,爪似鹰,掌似虎,耳似牛(《图画见闻志》卷一)。闻一多先生曾论述,龙是虚拟的生物,因为它是由许多不同的图腾糅合而成的一种综合体。龙的九似形体,是中华大地上众多民族信仰的融合,它象征着以伏羲、神农、炎帝、黄帝等以龙为图腾的民族对其他民族信仰的接纳,并最终成为完整的龙图腾。费孝通先生所说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特征,在“龙”这一形象中得到了生动体现。

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,除汉民族崇龙外,羌族、苗族、白族、彝族等少数民族都奉龙为图腾。羌族认为他们是神龙爷的后代;苗族有龙公龙母,自认是龙子龙孙;白族信奉龙神,自认是伏羲九子黄龙氏的后代;彝族将龙年龙月龙日龙时出生的人取名“支格阿龙”。

龙为农业民族的司雨之神,同时也是农业国家的保护神。

一般认为,夏朝是以晋西南农业部落为基础,建包養立在中华大地上的第一个国家。夏朝崇龙传统深厚,夏禹治水黄龙开道,夏启出行双龙为乘,《山海经》曰:“大乐之野,夏后启于此儛九代,乘两龙。”

秦王嬴政号为“祖龙”,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记载汉高祖刘邦母亲因野外赤龙所感孕育了刘邦,由此龙与中国帝王结缘,原始的部族信仰上升为帝王信仰。此后,“真龙天子”也成为神化帝王权威的社会习语。虽然汉代王充等反谶纬迷信的思想家专门在《论衡·龙虚篇》中予以辨析,但社会上的龙神信仰传承不息,直至清代还以黄龙旗为王朝政治的标志。

在近代民族国家建立过程中,龙也依然是民族认同的精神源泉。抗日战争中,中国人的民族意识空前增强,龙之精神鼓舞军民上下一心,救亡图存。改革开放,我们以龙的传人凝聚海内外华人力量,共同建设我们的祖国。

百姓图腾

在中国传统社会,虽然龙从起源上看与首领、巫师、贵族有关,在发展过程中逐步与帝王权力结合而成为威权象征,但龙毕竟是农业社会的神灵,与百姓也有着密切的关系。

人们为了风调包養雨顺,虔诚祭祀龙神,不仅在各地水滨修建龙王庙、龙王堂,还在泉眼水源处供奉龙王。龙主司水源,在百姓印象中,水潭常为龙神栖身之所,如《论衡》所说,“且龙之所居,常在水泽之中”。荀子曰“积水成渊,蛟龙生焉”,龙不离水,水无龙不灵。

民间传说中的四海龙王,其水下宫殿是人间帝王皇宫的比拟。柳毅传书与龙女的传奇故事,让百姓们津津乐道。人们还以龙脉贯通地形地貌,例如认为昆仑山为东亚巨龙之首,其龙身逶迤到东海,龙成为东亚大陆一体化的精神具象。

麟、凤、龟、龙,为中国古代四大灵物。作为四灵之一,龙是吉祥美好的象征,在中国社会普遍流行。《广雅》认为,龙有四类:“有鳞曰蛟龙,有翼曰应龙,有角曰虬龙,无角曰螭龙。”民间传说,龙生九子:蒲牢好鸣,囚牛好音,鸱吻好吞,嘲风好险,睚眦好杀,赑屃好文,狴犴好讼,狻猊好坐,霸下好负重。我们从汉、魏以来至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历代建筑的砖雕、石雕、木雕中,以及铜镜、瓷盘、年画、剪纸等各种器物的图案中,都能看到各式各样的“祥龙”形象。

在岁时节令,各地要举行游神赛会。在年节社火中,舞龙必不可少。舞龙,按场域分有祠堂龙、村社龙、坊包養網比較巷龙,按形态分有香火龙、板凳龙、鱼龙等。二月二,是龙抬头的时节,也称青龙节、春龙节,人们吃龙牙(饺子)、龙鳞饼与龙须面,以祈平安。山西永济的青龙节,人们赤膊背着大冰块与大铡刀巡游,祈求农业丰收。端午时节,各地赛龙船以祈丰年,比如湖北孝感就有民谚:“不打龙船不得丰年。”

传统社会中国南北地区都有分龙节,分龙节的时间各地不一,但大体上在初夏与仲夏时节。按照《清嘉录》引用地方志的资料记载,“四月二十日为小分龙,五月二十日包養網價格为大分龙,分龙次日雨,主丰稔”。俗谚有云:“二十分龙廿一雨,石头缝里都是米。”分龙节后,“分方行雨”,咫尺之间,晴雨不同,百姓认为这是龙神使然。毛南族以龙神为主神,分龙节是毛南族的盛大节日。在夏至之后,毛南族会举行五月庙会,进行隆重的祭龙仪式,家家户户喜蒸五色糯米饭和粉蒸肉,供神以祈求丰收。

晋傅玄《龙铭》曰:“丽哉神龙,诞应阳精。潜景九渊,飞曜天庭。屈伸从时,变化无形。”龙能升天,又能潜渊,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。龙在民间习语中还象征着吉祥贵气,如以“人中龙凤”形容杰出人才,“龙马精神”显示昂扬气象,而龙腾虎跃、龙行虎步、虎啸龙吟、大泽龙蛇等语词更令人倍感大气磅礴。

甲辰龙年,充满朝气。甲为东方,是春天植物萌发之象,辰为伸展之意,意味春回大地。《说文解字》记载:“辰,震也,三月阳气动,雷电震,民农时也。”甲辰年,不仅是一个生肖轮回的开始,更是生命力蓬勃之年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